首頁
新聞
評論
台灣
兩岸
軍事
台商
健康
文化
旅遊
社區
資料
周刊
專題
藝購
    余光中的“乡愁”,表达的是整整一代人的痛思。如今兩岸同胞交往和互动频繁,地理空间的阻隔已经不算什么。我们仍然需要余先生给我们留下的“邮票”和“船票”。这正是《鄉愁》的价值所在。
    余光中最为各界所知的作品,当属诗歌《鄉愁》。这首诗歌以邮票、船票等为喻,抒发了对祖国大陆的深情和希望兩岸早日统一的愿望。
·余光中故鄉福建永春舉行追思朗誦會
·著名诗人余光中病逝 写下《鄉愁》时他只有21岁
·余光中去世带走无尽乡愁 其一生就是一部跨世纪的疼痛文化史
·這位清癯和善的老人帶著他的鄉愁,永別了摯愛的詩歌
·余光中斯人独去 乡愁四韵成港生进大学前必读文章
·詩人余光中逝世:思鄉情切寫《鄉愁》
·细数余光中经典诗作 《當我死時》留无限惆怅
·诗人余光中病逝 《鄉愁》在海内外华人间广为传诵
·追忆余光中:诗人不死 只是渡过一条轮回之河
·港中大師生追憶余光中:詩人若近,人間似遠
·余光中曾为秦俑写诗 好奇兵马俑有无长得像贾平凹的
·乡愁终变成矮矮坟墓 你了解诗人之外的余光中吗?
·他的鄉愁詩意讓人懷念
·家鄉父老追憶余光中:“再也等不到他回家了”
·诗人余光中病逝 港中大致哀 昔日学生:他在写作上没有遗憾了
·余光中病逝 台文艺界感念“诗人的位置无人能取代”
 
 
·余光中曾幽默解讀成名作:鄉愁把我整個人遮
·余光中重视中文教育 为4女儿选婿有条件:
·余光中:一個作家能被自己的民族接受便是最
·余光中去世生前爱看《琅琊榜》 自称是地道
·余光中生前酷爱开车 不当诗人最想当赛车手
·余光中与妻子结婚61年 两人相知相惜互信
 
 

《鄉愁》

小時候,
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
我在這頭,母親在那頭。
長大後,
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
我在這頭,新娘在那頭。
後來啊,
鄉愁是一方矮矮的墳墓,
我在外頭,母親在裏頭。
而現在,
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
我在這頭,大陸在那頭。

《鄉愁四韻》

給我一瓢長江水啊長江水,
酒一樣的長江水,
醉酒的滋味,
是鄉愁的滋味,
給我一瓢長江水啊長江水。
給我一張海棠紅啊海棠紅,
血一樣的海棠紅,
沸血的燒痛,
是鄉愁的燒痛,
給我一張海棠紅啊海棠紅。
給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信一樣的雪花白,
家信的等待,
是鄉愁的等待,
給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給我一朵臘梅香啊臘梅香,
母親一樣的臘梅香,
母親的芬芳,
是鄉土的芬芳,
給我一朵臘梅香啊臘梅香。

《當我死時》

當我死時,葬我,在長江與黃河之間
枕我的頭顱,白發蓋著黑土
在中國,最美最母親的國度
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張大陸
聽兩側,安魂曲起自長江,黃河
兩管永生的音樂,滔滔,朝東
這是最縱容最寬闊的床
讓一顆心滿足地睡去,滿足地想
從前,一個中國的青年曾經
在冰凍的密西根向西瞭望
想望透黑夜看中國的黎明
用十七年未餍中國的眼睛
饕餮地圖,從西湖到太湖
到多鹧鸪的重慶,代替回鄉

《絕色》

美麗而善變的巫娘,那月亮
翻譯是她的特長
卻把世界譯走了樣
把太陽的镕金譯成了流銀
把烈火譯成了冰
而且帶點薄荷的風味
凡嘗過的人都說
譯文是全不可靠
但比起原文來呢
卻更加神秘,更加美
雪是另一位唯美的譯者
存心把世界譯錯
或者譯對,詩人說
只因原文本來就多誤
所以每當雪姑
乘著六瓣的降落傘
在風裏飛旋地降臨
這世界一夜之間
比革命更徹底
竟變得如此白淨
若逢新雪初霁,滿月當空
下面平鋪著皓影
上面流轉著亮銀
而你帶笑地向我步來
月色與雪色之間
你是第三種絕色
不知月色加反光的雪色
該如何將你的本色
——已經夠出色的了
全譯成更絕的豔色?

《風鈴》

我的心是七層塔檐上懸挂的風鈴
叮咛叮咛咛
此起彼落 敲叩著一個人的名字
——你的塔上也感到微震嗎?
这是寂静的脉搏 日夜不停
你听见了吗 叮咛叮咛咛?
這惱人的音調禁不勝禁
除非叫所有的風都改道
铃都摘掉 塔都推倒
只因我的心是高高低低的風鈴
叮咛叮咛咛
此起彼落
敲叩著一個人的名字

《白玉苦瓜》

似醒似睡,緩緩的柔光裏
似悠悠自千年的大寐
一只瓜從從容容在成熟
一只苦瓜,不再是澀苦
日磨月磋琢出深孕的清瑩
看莖須缭繞,葉掌撫抱
哪一年的豐收像一口要吸盡
古中國喂了又喂的乳漿
完美的圓膩啊酣然而飽
那觸覺、不斷向外膨脹
充滿每一粒酪白的葡萄
直到瓜尖,仍翹著當日的新鮮
茫茫九州只縮成一張輿圖
小時候不知道將它疊起
一任推開那無窮無盡
碩大是記憶母親,她的胸脯
你便向那片肥沃匍匐?
用蒂用根索她的恩液
苦心的悲慈苦苦哺出
不幸呢還是大幸這嬰孩
鍾整個大陸的愛在一只苦瓜
皮靴踩過,馬蹄踩過
重噸戰車的履帶踩過
一絲傷痕也不曾留下
只留下隔玻璃這奇迹難信
猶帶著後土依依的祝福
在時光以外奇異的光中
熟著,一個自足的宇宙
飽滿而不虞腐爛,一只仙果
不産在仙山,産在人間
久朽了,你的前身,唉,久朽
爲你換胎的那手,那巧婉
千睇萬睐將你引渡
笑對靈魂在白玉裏流轉
一首歌,詠生命曾經是瓜而苦
被永恒引渡,成果而甘

《星之葬》

淺藍色的夜溢進窗來
夏斟得太滿
螢火蟲的小宮燈做著夢
夢見唐宮
夢見追逐的輕羅小扇

夢見另一個夏夜
一顆星的葬禮
夢見一閃光的伸延與消滅
以及你的惊呼 我的回顾
和片刻的愀然無語

《碧潭》

十六柄桂漿敲碎青琉璃
幾則羅曼史躲在陽傘下
我的,沒帶來的,我的羅曼史
在河的下遊
如果碧潭再玻璃些
就可以照我憂傷的側影
如果蚱蜢舟再蚱蜢些
我的憂傷就滅頂

八點半。吊橋還未醒
暑假剛開始,夏正年輕
大二女生的笑聲在水上飛
飛來蜻蜓,飛去蜻蜓
飛來你。如果你棲在我船尾
這小舟該多輕
這雙漿該憶起
誰是西施,誰是範蠡

那就劃去太湖,劃去洞庭
聽唐朝的猿啼
劃去潺潺的天河
看你發,在神話裏
就覆舟。也是美麗的交通失事了
你在彼岸織你的錦
我在此岸弄我的笛
從上個七夕,到下個七夕

《永遠,我等》

如果早晨聽見你傾吐,最美的
那動詞,如果當晚就死去
我又何懼?當我愛時
必愛得淒楚,若不能愛得華麗

你的美無端地將我劈傷,今夏
只要伸臂,便有奇迹降落
在攤開的手掌,便有你的降落
在我的掌心,蓮的掌心

例如夏末的黃昏,面對滿池清芬
面對靜靜自燃的靈魂
究竟哪一朵,哪一朵會答應我
如果呼你的小名?

只要池中還有,只要夏日還有
一瓣紅豔,又何必和你見面?
蓮是甄甄的小名,蓮即甄甄
一念甄甄,見蓮即見人

只要心中還有,只要夢中還有
還有一瓣清馨,即夏已彌留
即滿地殘梗,即漫天殘星,不死的
仍是蓮的靈魂

永遠,我等你分唇,啓齒,吐那動詞
凡愛過的,遠不遺忘。反受過傷的
永遠有創傷。我的傷痕
紅得驚心,烙蓮花形

 
編輯策劃:虞鷹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京ICP證010602號 京公網安備號110105000126